6月,初夏的上海街头,梧桐青青、清风习习,路边红色展旗轻轻飘扬——“去电影节,享受最好的时光!”

  继第二十二届上海电视节闭幕之后,为期9天的第十九届上海国际电影节6月19日在沪闭幕。在这个中国电影的发源地、光影璀璨的电影之城,人们尽享电影带来的美好,品味这场澎湃而来的文艺盛宴。

  这是2016年。毋庸置疑,历经几代电影人的不懈努力,中国电影产业正处于欣欣向荣的黄金时机。而2016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成功举办,正是要让中国电影能够迎来更多更好的时光,努力为世界贡献属于中国的电影色彩。

    电影节,助推中国电影产业崛起

  “中国的电影产业正经历着跨越式发展。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童刚说。

  1993年,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创办之初,中国电影正值低谷。寄托着中国几代电影工作者夙愿的电影节诞生,给中国电影打开了一扇直面世界的窗口。时光荏苒,此后20余年,中国影视业飞速发展,票房数字也不断攀升。直至2016年,中国已稳居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。

  而上海国际电影节,一直都是中国唯一的国际A类电影节。

  “一届又一届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成功举办,见证着世界电影工业的发展岁月,也参与了中国电影产业的崛起进程。”童刚指出,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承担着推动电影产业发展、促进中外电影人合作的使命。

  在中国电影迎来发展黄金机遇期的当下,一年一度,这一亚洲规模最大电影盛会的举办,具有无可比拟的平台价值。如今的电影节,不仅是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,世界也通过这一平台来观察中国电影,期待中国电影未来的发展可能。

  “对我来说,中国是非常神奇的地方。”本届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爵奖参赛片中 有不少大牌导演的新作,如德国导演赫尔佐格带来的电影《盐与火》。在电影节现场,赫尔佐格说,自己参与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金爵奖角逐,是因为“上海是一 个全新的水平线,我希望将上海作为融入中国文化的一个窗口”。

  为中国电影筑基添彩,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一直以来责无旁贷。

  作为电影项目孵化器的电影节项目创投板块,今年迎来创办第十年。10年,从 筚路蓝缕到硕果累累,她见证并助力着中国电影的起飞:2009年入围的张猛《钢的琴》,上映后成为获奖专业户,2009年韩杰的《HELLO,树先生》, 在2011年拿了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最佳导演奖和评委会大奖;2010年的入围项目刁亦男的《白日焰火》,在2014年柏林电影节拿下最佳影片和最佳男 演员奖……

  这是一个电影节的品位与气度。

  “电影节对于年轻的电影制作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你可能需要资深的电影人为你提供一些帮助,看他们如何看待你的作品。”本届电影节金爵奖动画片评委会主席、瑞士动画艺术大师乔治·史威兹贝尔说。

  每年,电影节都会颁发“亚洲新人奖”。去年,该奖首度与东京电影节达成协议 互推新人、互推新作。今年又陆续和爱沙尼亚电影节、孟买电影节、威尼斯电影节及多伦多电影节达成协议互设“直通车”,形成一个新人新作的世界直通平台。这 正是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设立亚洲新人奖的初衷:激活亚洲力量,挖掘新鲜面孔。

  助力中国电影向前奔跑,电影节不遗余力。

  “期待中国电影人在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这个大舞台上,讲好中国的‘电影故事’,让更多的中国电影能走出国门、与全世界人民产生强烈的心灵共振。”上海市副市长翁铁慧寄语。

  电影人,为中国电影出谋划策

  电影需要直指人心,更需要薪火相传。

  的确,中国电影正处于一个“黄金时代”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热情与冲动不会缺少,然而也恰恰是这个时候,中国电影更需要冷静与思考。

  本届电影节,通过各种活动、论坛,为中国电影出谋划策。汇集中外电影人创意和观念的论坛现场,亮点频闪,不妄自菲薄,也并未志得意满。包括电影创作、电影与资本、中国电影走出去、互联网电影等在内的论坛主题,基本覆盖电影产业链各个环节。

  人才是电影产业的重要一环。这也成为本届电影节热议的焦点之一。

  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常务副院长刘海波在电影节现场指出,中国电影目前的教育方向重研究不重创作,重学术不重艺术,重文不重技术,“估计是会写论文的一大堆,会拍电影的不多,中国电影产业第一线人才仍然缺失。”

  “电影黄金时期要培养接班人。”香港演员梁家辉在电影节上表示,“香港电影 曾有过辉煌的历史,但我们确实在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没有好好培养第二梯队,大家都只顾着赚钱。”他提醒,“虽然现在大陆电影长红,但也要关注一下接班人, 甚至包括场务,一群成熟的场务,会帮你解决很多问题。”

  在电影节举办的一场主题为“票房即将超美国,成为‘老大’还差几件事?”的论坛上,一向温文的导演李安提出忠告,希望中国电影慢速成长,而不是快速飞涨,希望中国电影人自然成长,而不是揠苗助长。

  “在中国,电影是一个新兴行业,我希望这是一个开始,而不是高峰。不要长得太快,成长是很自然的事,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,不要急功近利,很多事情不是一下就可以成功的。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我们都可以活这么长,急什么呢?”李安的观点,迅速成为各界热议的焦点。

  论坛中,有电影人指出,在中国,一部热门电影可能占据总银幕屏数的四成至五 成,这在很多国家是不可想象的。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就是规则。上海戏剧学院影视学院院长、导演胡雪桦认为,好的电影规则就是要让8岁到80岁的人都能看到 自己想看的电影,“这是中国电影产业目前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。”

  在电影节举办的“互联网高峰论坛”上,不少影视界人士坦承,正逐渐意识到并 不是所有的IP都适合改变成电影,反思过去“一窝蜂”抢购IP的局面;而对如今正热火的VR技术,业内人士也态度冷静。小米影业总裁唐沐就直言,VR视频 就像“糖水片”,并不会存在太久时间,最后能留下来的关键还是在于内容的好坏。只有真正好的内容,VR才能做起来。

  正如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所提倡的:当下创作的手法类型再多,仍要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;当今影视作品的创作元素再多,仍需突出文化追求;当前影视的资源再多,仍应坚持原创。

  电影城,回到中国电影最辉煌的起点

  中国电影最辉煌的起始,是在上海。

  每一年的电影节,同样见证了上海影视产业的发展,而最近这两年,这种发展趋势更是让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影视业感到震惊。

  今年5月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,2015年,上海备案电影数量为283部,比 2014年增长47.4%。出品的完成片数量44部,比2014年增长22.2%。上海出品的影片进入院线上映共22部,总票房近10亿,比2014年增 长175%。2016年1月至4月底,上海电影备案立项达到142部,审查完成片34部,上海出品的电影票房达9.25亿,已接近去年全年票房……

  “上海是全国的文艺重镇,在中国革命、建设、改革等各个不同历史阶段,孕育 出一大批艺术大家,涌现出一大批思想性、艺术性、观赏性相统一的经典巨作。”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上海市文广局局长胡劲军表示,“新时期全国文艺发展正 在迎来一个新的春天,上海理应在繁荣社会主义文艺方面不辱使命、大有作为。”

  电影,便是其中之一。水涨船高,在中国电影产业出现新的高速增长的背景下,借力电影节这一重要平台,上海电影产业正在努力回到辉煌的起点。

  2014年,根据国家财政部等7部门出台的《关于支持电影发展若干经济政策 的通知》精神,上海市委宣传部、上海市文广局、上海市教委等9部门联合出台了《关于促进上海电影发展的若干政策》。2015年11月,进一步出台了《关于 促进上海电影发展的若干政策实施细则》,扶持奖励范围几乎涵盖电影产业链方方面面。

  电影产业要做大,工业化必须要跟上。在新政的推动下,电影产业链条各个环节都开始在上海聚集。

  找准自己的特色,上海影视产业在新事物、高标准方面大力发展。如为《功夫熊猫3》中文版配音的上海立鼎已是全亚洲最先进录音棚,也是目前国内最贵的录音棚,但是迪士尼、梦工厂,已经确认了好几部片子都在这里做,并且算是“不二之选”。

  阿里影业、博纳影业、腾讯影业、合一影业、米粒影业、儒意影业、其欣然等70多家外地优质企业入驻上海,不少导演和演员也开始把影视创作的重心逐步移到了上海,纷纷成立了个人影视公司,上海影视制作群落日益壮大,影响力逐步彰显。

  除吸引人才,上海同样致力于培养人才。作为上海“电影新政”推动下的一个标 志性成果,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引进温哥华电影学院的教学体系和师资教材,与北美教育市场和产业市场无缝对接。2015年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成立,为上海 文化创意产业和电影产业提供技术支撑,输送优秀人才。

  “当前,中国电影发展最缺的就是现代工业体系。我们愿意扎扎实实从头做起,让自己的土壤里有东西,找准中国电影、上海电影发展真正的根基——专业化、国际化、市场化的现代工业体系。”胡劲军说。


转自人民日报

 

2016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在沪闭幕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